观测|中荷合作伙伴直播“云游”荷兰,帮助旅游业恢复

时间:2020-08-30 05:20 点击:72

澎湃新闻:不少人对旅游业恢复是否会重新带来病毒传播存在担忧,您对此如何看待?

Gina:Danny说他在留学的时候,人们最好奇的就是“荷兰红灯区合法化”的问题,觉得荷兰人都很开放,其实包括我自己回国也经常被问到。其实这是对荷兰最大的一个误会。荷兰红灯区合法化一个是出于纳税的考虑,另外一个也是对性工作者权益的保护。其实大多数造访“红灯区”的人都是海外游客,很多荷兰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去过那里,对这方面也不感兴趣。

进入5月,随着欧洲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各国开始放松对边境的限制,旅游业似乎也正迎来转机。荷兰政府决定从6月15日起开始对30个属于欧盟、申根或EFTA的国家和地区开放边境(瑞典和英国除外)。

国王节是荷兰最盛大的节日。去年4月27日国王节,在阿姆斯特丹的运河上,游客人满为患。 DutchMen 图

虽然荷兰已开始逐步放宽旅游限制,但对许多非欧区的游客来说,目前尚未出台明确的政策允许通行。同时,疫情的阴霾也并未全部消散。

Danny的中文非常好。他之前在大连外国语学校和厦门大学主修中文,所以中文沟通完全没有问题,懂很多中国的俗语、成语和谚语,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这次也是因为直播合作的关系,我们才认识。

Gina:每一个人对待疫情的态度是不同的,有些人可以把危机变成转机。我们公司有一些合作伙伴是在荷兰经营中餐厅的华人,他们就很有智慧。实体店关门后,他们开始积极推出外卖服务。

为了让食客可以保持社交距离,荷兰阿姆斯特丹当地的一家餐厅在奥斯特多克河的岸边设置了一栋又一栋的隔离“小屋”。资料图

在喂“吃垃圾的Gijs先生”吃纸(据说荷兰小朋友都知道这个故事)。 NextportChina 图

荷兰是自古以来都是一个重视经济发展的国家,所以面对疫情产生的损失,荷兰政府出台了很多补救的政策。比如荷兰官方预测25%左右的餐厅以及中小型企业可能会面临破产,于是荷兰政府推出了专门扶持中小企业的“工作保留临时应急计划(The Temporary emergency scheme for job retention ,简称“NOW”政策),以去年的业绩为参考,为连续三个月营业额至少损失20%的雇主提供一定的工资成本的补偿。

然而疫情发生后,在首都阿姆斯特丹著名的水坝广场上,忽然之间,再也看不到往日人头攒动的画面,只剩下一大片无人喂食的鸽子。这种“空城”的景象让人唏嘘。

Gina:荷兰非常小,因此大部分中国游客都是按照“荷比卢三国”的路线来玩,而且西欧物价比较高,很多人来欧洲的第一站更愿意选择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这些老牌目的地。一般来说荷兰的度假旺季应该是3月到11月期间。荷兰人口约1700万,每年到访的游客人数远超荷兰本国人口数量。

外卖在中国很常见,但在欧洲还处于发展阶段。很多中餐厅在疫情期间开始使用自己的外卖微信小程序,便于中国客户下单,还建立微信群,做社群营销。甚至不光在荷兰,我看到在德国的一些华人餐厅也开始了外卖服务。有一家位于杜塞尔多夫的餐厅甚至说如果团购超过1000欧元,可以直接从德国开车到荷兰送餐。通过做外卖和团购,这些餐厅在疫情期间和客户建立了黏性,比如说你吃惯了这家餐厅的外卖,等到重新开业了,说不定你也还会去捧场。

Voorlinden museum & gardens是位于海牙的一个网红博物馆。 Voorlinden museum & garden官网图

澎湃新闻:您来荷兰多久了?当初是怎么决定来荷兰的呢?

现在虽然解禁了,但从6月1号开始,乘坐公共交通仍然必须要戴口罩的,不戴口罩会罚钱。疫情总是暂时的,大家的生活终究还是要回到正轨。

Gina:对我来说,如果疫情能彻底地过去,我还是会希望能够像往常一样,像当地人一样的去每个地方旅行。世界这么大,一定出去多走走,多看看。当然,接下来的经济危机和洲际之间的航班受限等因素,势必或多或少影响我们的出行选择,但无论如何,还是希望大家有机会能来荷兰玩一玩,这个国家真的很精彩!

原标题:观察 | 中荷搭档直播“云游”荷兰,助力旅游业恢复

Gina:有很多,甚至音乐厅、芭蕾剧团、还有一些郁金香花田,也都会开展一些免费的线上活动,直播的形式比较少,更多的是以视频 vlog的形式。另外,瑜伽馆、健身房,还有一些学习培训班在疫情期间也采用云端授课的方式。比如我现在上的健身课,大家就是一起开视频,教练在线教大家做动作,荷兰人很迅速地接受这种新的生活模式,zoom、skype这些软件都挺会玩的。

学校、博物馆、咖啡店、商场关闭,公司要求在家办公,超市限制人流。不过天气好的时候,还是会有欧洲人忍不住去公园晒太阳,政府要求人与人之间必须保持1.5米的社交距离,同时公园里面还有警察巡查,如果有人被发现不遵守纪律,会被罚款,甚至会留下犯罪记录。

澎湃新闻:众所周知,荷兰被称为“欧洲花园”,旅游业十分发达,其中80%的外国游客来自欧洲邻国,其次是亚洲。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虽然不是主力军,但近几年也有增长的趋势,您认为这次疫情对荷兰旅游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

下一站荷兰的第一期“云游荷兰”节目介绍了荷兰的德哈尔城堡。 视频截图

差不多到4月底,一些公共场所开始陆续开放,进入5月份后,荷兰的新冠确诊病例也呈现出大幅的递减。从6月1号开始,餐厅、咖啡馆、博物馆可以恢复营业,不过有限流的要求,比如说餐厅要根据面积的大小,设置最高接待人数,必须预约才能进去。“云游荷兰”第二期,我们去的游乐场也是限流的,现在的预约可能要排到7月了。另外包括理发店、酒吧、电影院也都采取预约制度,一个电影院本来可以容纳二三百人,现在最多容纳30人或者40人。

Gina:我在广州读大学的时候正好有一个交换留学的机会,前往布达佩斯商学院交换,所以就来到匈牙利。之后认识了我先生,我们两个就决定留下来在匈牙利工作和生活,一待就待了7年多。后来因为我先生工作的变化,我们搬来了荷兰。到现在为止,来荷兰差不多一年。

根据荷兰当地的社交隔离规定,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要保持在1.5米以上。荷兰Renesse地区的一家名叫“Royal Palace”的中餐厅突发奇想,购买了两台机器人充当服务员,解决了人工传菜的问题。 Royal Palace Renesse Instagram 图来为了让食客可以保证社交距离,他们在奥斯特多克河的岸边设置了一栋又一栋的隔离小屋。

位于乌特勒支的圆顶大教堂钟楼是荷兰最高的钟楼。

澎湃新闻:疫情期间,荷兰其他的博物馆、美术馆等机构也开展过类似的线上活动吗?

Gina:荷兰是在2月中旬的时候发现了第一例的新冠肺炎病例,3月13号开始,全国实行封锁,不过与国内的封锁政策不太一样,荷兰采取的政策叫做“智能封锁(intelligent lock down)”。这个词非常有意思,因为在欧洲,没有小区的概念,家家都是独门独院,所以从管理上来说,政府很难强制大家都呆在家里不出门。尤其是荷兰是一个很会做生意的国家,很多决策都是以经济为导向,如果整个国家完全停滞,对经济的重创是难以想象的。所以,从3月13号一直到5月中旬的智能封锁期间,一切主要靠大家自觉。

在智能封锁期间,荷兰政府呼吁大家相互之间保持1.5米的距离。 资料图

荷兰有600多个博物馆,你可以买一张博物馆年卡,大概65欧左右,除了一些需要额外收费的私人博物馆,400多个博物馆畅通无阻。

Gina:我身边大部分的荷兰人,包括我自己对荷兰政府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因为就目前来看,荷兰政府控制疫情的政策还是有效果的。另外荷兰人天性很乐观。像我楼下的邻居,他是一个摄影师,他的太太是一个小提琴家,虽然在这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工作,没有稳定的收入,但是他们很乐观,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澎湃新闻:如果下半年,国际旅行逐渐得到恢复,荷兰秋冬季节的观光活动会有哪些特色?

荷兰政府推出了专门扶持中小企业的“NOW”政策,为连续三个月营业额至少损失20%的雇主提供一定的工资成本的补偿。 资料图

Gina:其实我跟Danny隶属两家不同的荷兰公司。Danny的公司叫Globi是专注做中荷游学项目,经常组织荷兰孩子到中国去,或者中国的孩子来荷兰参加夏令营,隶属在荷兰教育部下。我所在的公司叫NextportChina,是荷比卢地区一家针对中国市场的创意营销公司,主要帮助荷兰以及欧洲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做线上市场推广、设计、电子商务等工作。我们客户范围涉及的领域很广,比如说农业、花卉业、制造业、机场、还有博物馆、旅游景点等等。为了帮助对中国市场感兴趣的荷兰企业更好地推广,我们旗下同时还有“下一站荷兰”这样一个10万 粉丝的自媒体。

去小人国实现巨人梦。 微博@下一站荷兰 图

第二个好奇就是荷兰说什么语言,很多人都觉得荷兰人说英语,或者比利时语、德语,但其实荷兰有自己的语言——荷兰语。虽然这个语言比较小众,但在比利时也有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口讲荷兰语,还有一些南美洲的小岛,因为过去是荷兰的殖民地,所以也讲荷兰语。

澎湃新闻:“云游荷兰”是你和Danny共同策划的吗?可以简单地介绍一下为什么想要开展“云游荷兰”的活动呢?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有人说,这就是“后疫情时代”的旅行新趋势,技术带领我们跨越距离的阻隔,突破行动的限制,纵使足不出户,也可以遍览世界。疫情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的旅行和生活方式。

“云游荷兰”第二期来到了荷兰版的迪士尼乐园——艾夫特琳主题乐园。 视频截图

“风车之国”荷兰一直以来都是欧洲人最中意的夏季度假胜地。

澎湃新闻:您觉得疫情之后,人们的旅行方式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吗?

疫情最严重的2月和3月,虽然不是旅游的高峰期,但旅游业还是受到了巨大的重创。就像您说的,很多游客都是来自欧洲国家,但这次疫情中,欧洲是重灾区,不仅非欧盟的游客进不来,欧盟内部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封锁政策,比如像比利时封锁了和荷兰之间的边境,德国和荷兰之间虽然没有封锁,但也有一定的限制,对非必要的旅行不建议出行。

位于荷兰西海岸利瑟市(Lisse)的库肯霍夫国家公园是荷兰最为知名的郁金香观赏地,每当花季到来时,700多万株球茎将渐次盛放,800多个品种的郁金香让人大饱眼福。 资料图

我再推荐一个我最喜欢的博物馆,位于海牙,叫做“Voorlinden museum & gardens”。我相信每个女孩子都会非常喜欢,因为那是当地的网红博物馆,拥有一个特别精致的花园,能拍很多漂亮的照片。十分有趣的是,它的拥有者是一个化学医药公司的老板。

在荷兰,英语普及率非常高。同时,不少荷兰人会好几种语言,像丹尼他会讲中文、英文、法语、德语。但在日常生活中,荷兰人主要还是使用荷兰语,这也是官方语言,比如你买房子,合同肯定都是用荷兰语写的,如果你有在荷兰长期生活的打算,申请荷兰永居的前提也需要通过一个荷兰语的考试,我们叫做“融入考试”,因为他们希望生活在荷兰的外国人能学一点荷兰的语言,这样更能够了解他们的国家。

除了阿姆斯特丹,我们比较推荐给大家的是乌特勒支,它是荷兰的第四大城市,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有点像武汉,是一个交通枢纽。可以说,乌特勒支是一个迷你版的阿姆斯特丹,也有运河,风景也很美。但相比阿姆斯特丹,这里的游客很少,所以荷兰人比较喜欢居住在那里。圆顶大教堂钟楼是乌特勒支一个著名景点。它是荷兰最高的钟楼,从钟楼底到楼顶的102米处共有465级台阶,拾阶而上,可以看到塔内13座铸造于1505年的自鸣钟。另外还有很受小朋友喜欢的米菲兔博物馆,米菲兔的创作者是荷兰艺术家Dick Bruna,他的故居就在乌特勒支。乌特勒支还有荷兰最大的大学——乌特勒支大学。

疫情期间,阿姆斯特丹著名的水坝广场上空无一人。 资料图

为了弥补这一缺憾,长期致力于荷兰文化和旅游资源挖掘的自媒体账号“下一站荷兰”开展了“云游荷兰”的直播活动。在第一期的节目中,旅居荷兰的中国女生Gina和会说流利中文的荷兰小伙Danny组成的“主持搭档”带领网友们一起去参观了位于荷兰乌特勒支市附近的德哈尔古堡(Kasteel De Haar)。梦幻般的自然风光、浪漫的欧洲花园、神秘的中世纪古堡……直播间里的网友们反响热烈,似乎跟随着镜头的移动,自己也仿佛置身遥远的异国世界里。

Gina:秋冬季节,荷兰有灯光节、音乐节,还有埃因霍温设计周。10月份还会开展“博物馆之夜”等活动。

Gina:第一季我们可能暂时只做4期,去4个荷兰非常有代表性的景点的旅游目的地,因为海外直播在操作上受到的限制蛮多的,未来我们还会研讨更多的合作方式。也有很多的荷兰当地企业,透过直播了解到了我们,也非常乐意参与进来。

澎湃新闻:除了政府方面的援助,当地的中小型企业还有什么自救的措施吗?

开满鲜花的时候,这里特别适合拍照。 Voorlinden museum & garden官网图

澎湃新闻:接下来“云游荷兰”还有哪些计划呢?

澎湃新闻:可以介绍一下荷兰目前的疫情和复工状况吗?

6月12日最新一期“云游荷兰”,将带领大家前往海牙马德罗丹小人国。 微博@下一站荷兰 图

澎湃新闻:据您所知,中国游客比较喜欢去荷兰的哪些城市旅行?如果您来推荐的话,有哪些小众但值得一逛的景点呢?

米菲兔的创作者是荷兰艺术家Dick Bruna,他的故居就在乌特勒支。

由Gina和Danny组成的“中荷”主持搭档带领大家“云游”荷兰。精通中文的Danny还特地背上画着“老干妈”的帆布袋。 视频截图

让游客充满好奇的荷兰“红灯区”。事实上很多荷兰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去过那里。 视觉中国 图

所以开展“云游荷兰”的初衷,首先是想回馈一下我们的合作伙伴,其次也想借助我们在华人世界的影响力,助力荷兰当地的旅游业的恢复。像我们第一期节目参观的德哈尔城堡,它是一个私人古堡,同时也是当地的一个热门景点,从 3月13号到5月中旬这段时间,它们的游客人数是零,经济损失可以说是很大的。包括著名的梵高博物馆、国立博物馆等景点,在疫情期间的收入也都是零。

Gina:我们做过一个统计,中国游客在荷兰停留的时间大概是1.7天,大部分中国人都会选择去阿姆斯特丹。春天来的话,一般都会去看郁金香花园,然后去奥特莱斯买东西。不过做了“云游荷兰”后,我发现荷兰好玩的地方其实还有很多。首先荷兰的自然风光非常好,特别是天气好的时候,去郊外就会看到成群的牛羊在蓝天白云下懒散地吃草,是非常美好的视觉享受。

澎湃新闻私家地理专访“下一站荷兰”,深入了解疫情之下的荷兰旅游业现状。在后疫情时代,人们将如何更健康地旅行,更快乐地生活?这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

荷兰的华人所占的比例不高,1700万人口中只有大概不到10万人是华人,最多的外国人是英国人和德国人。荷兰对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的外国人的包容度很高,还有很多的优惠政策,比如外来务工人员,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 30%的工资可以免税五年,荷兰靠这样的政策吸引了很多有才华和国际工作经验的年轻人,这也是促进经济发展的考虑。

另外,现在荷兰的超市也开始支持线上下单,配送费大概是2.5欧~8.5欧,使用起来也很方便,很省时。虽然与中国的电商平台相比,欧洲的电商平台和物流服务还存在差距,但我认识的大部分荷兰人对于网上购物完全不陌生,可以说因为疫情的原因,反而加深了大家对线上交易的依赖,这还是一个蛮有趣的现象。说不定,这种生活方式改变对今后的消费市场结构也会带来新的变化。

我曾经做过一个这样的比喻,布达佩斯的生活节奏很像成都,舒适和安逸。阿姆斯特丹比较像杭州,有更多的机会和挑战,人们在这里创业、工作,实现自己的梦想,我觉得我们还年轻,可以多尝试一下。

澎湃新闻:您向中国的朋友介绍荷兰时,经常会被问到哪些问题呢?

荷兰德哈尔城堡。

疫情爆发后,我们很多旅游业合作伙伴都没有办法正常运营了。看到它们艰难的经营状况,我们这些生活在荷兰的华人一直以来被这个国家温柔的对待,其实也很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回馈这个国家。正巧那个时候看到国内的博物馆发起了线上直播的活动,受到这些“云游博物馆”活动的启发,我们就冒出了做“云游荷兰”的想法,于是就联系了Danny所在的Globi公司,一拍即合了。


当前网址:http://www.bvhocd0.tw/6080yyshoujililunfabudizhi/150658.html
tag:荷兰,游客,疫情,中文,外卖,荷兰政府,餐厅,中国,德国,的

发表评论 (72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6080yy手机理论 @2014